陶玉玲

  • 性別:
  • 職業:未知
  • 星座:天蠍座
  • 血型:未知
  • 身高:未知
  • 體重:未知
  • 地區:大陸
  • 生日:1934-10-28
  • 出生地:江蘇鎮江
  • 畢業院校:未知
  • 代表作:未知
走上瞭銀幕後,陶玉玲沒有放棄自己的本職工作,在20世紀60年代初,陶玉玲又參演瞭南京軍區前線話劇團排練的話劇《霓虹燈下的哨兵》,陶玉玲在裡面扮演春妮。而正是這部話劇,使陶玉玲有機會和周恩來總理面對面接觸。《霓虹燈下的哨兵》的演出非常轟動,整個劇團還被邀請到北京演出給當時的國傢領導人看,劇團成員都受到瞭中央領導的親切接見。有一次,周恩來在劇組主創人員座談會上,談到劇中春妮在給指導員寫的一封信中有這樣一句話:你(指丈夫陳喜)和我兩小無猜……這時周恩來就問陶玉玲:“你演的春妮是什麼文化水平啊?”陶玉玲不明就裡地回答道:“最多小學文化吧。”周恩來就問:“一個小學文化的人會用兩小 無猜這樣的詞嗎?是不是太文氣瞭?”陶玉玲想瞭一下說道:“那就改成我們倆從小在一塊長大?”周總理笑著點頭:“那好啊!”後來的演出中,這句臺詞就一直沿用瞭這個版本,事實也證明,這句話的改動更貼近生活,也更真實感人。1963年11月29日,毛澤東主席也來觀看《霓虹燈下的哨兵》的匯報演出。大傢在幕後非常註意觀察毛主席的一舉一動,也非常緊張。而周總理早早地就趕到瞭中南海懷仁堂劇場,夫人鄧穎超還親自到後臺告訴演員們,演出時不要緊張,一定要講清每句臺詞。演出非常成功,演出結束後,很少看話劇的毛主席在接見演員時欣然說道:“話劇是有生命力的。”這句話至今還在前線話劇團裡掛著,以勉勵大傢。演出結束後,周恩來還非常關心演職人員,特意邀請劇組演職人員到中南海西花廳吃飯。吃飯時,大傢無意中得知周恩來總理也跟普通百姓一樣,也是每個月28斤的糧票。大傢都不相信一個國傢領導人的夥食標準竟然和自己一樣,對他更加敬重瞭。1966年,“文革”全面爆發,陶玉玲受到牽連,她不得不脫下穿瞭20年的軍裝,離開瞭自己喜愛的工作。幾經周折,陶玉玲來到瞭南通晶體管廠,當上瞭一名普通工人,還帶著兩個孩子。但她還是很快在新的環境中適應下來瞭,工作積極,待人誠懇,並與廠裡的姐妹們結下深厚的友誼。但這時的陶玉玲精神狀態很不好,人也憔悴瞭,覺得自己以後都不可能再上銀幕瞭。後來,陶玉玲出差到北京,她想到總理這時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就決定寫封信給他,祝他身體健康。沒想到,總理辦公室通知她下午四點鐘進中南海,陶玉玲當時特別激動,到瞭中南海,陶玉玲先看到瞭鄧穎超大姐,當時她抱著鄧大姐就哭瞭。鄧穎超見她這樣,安慰她說,“你別這麼激動,總理剛剛去接待外賓瞭,但是總理臨走給你留瞭幾句話,他說陶玉玲當過兵,現在又在當工人,將來再熟悉農民,這樣隻要很好地為人民服務,就會有光輝的前程、燦爛的未來!”聽到瞭總理留給她的這番話,陶玉玲就想:今生今世遇到再大的困難,我都要挺過去,都要遵照總理的話去做。瀕臨下崗1978年,已經是前線話劇團演員隊長的陶玉玲隨調進總政文化部的愛人一同進瞭北京。來北京之前,曾有人提醒她說,如果進北京,你將會從南京的“雞頭”變成北京的“鳳尾”。而且在經歷瞭下放、結婚育兒、重新工作的20多年的風雨後,無情的歲月早已給陶玉玲留下瞭滄桑的痕跡,當年清純甜美的“二妹子”也已經失去瞭青春的光彩。對於在北京有可能受到的冷遇,陶玉玲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現實還是比她預料到的嚴酷多瞭。進瞭八一廠後,曾經擁有過的“二妹子”身份讓她頗有知名度,但卻無法帶給她新的角色。也可能是“二妹子”給人的印象太深瞭,以致導演們不知如何讓44歲的“二妹子”面對觀眾。甚至有人刻薄地說:你還是先好好化一下妝,再試鏡頭吧。一時間,陶玉玲無戲可演,她真的要失業瞭。但她也發現,當時的演藝界,和她一樣因“滿臉皺紋”而得不到角色、無戲可演的女演員很多。這一切並不是針對她一個人,她依然相信自己的實力,她默默等待著。所以當接到嚴寄洲導演的邀請,要她參加電影《三個失蹤的人》的拍攝時,她高興極瞭。陶玉玲在片中的角色是一個戲份非常少的女遊擊隊員,其實,就是個一句臺詞都沒有的群眾演員。但是陶玉玲卻非常珍惜這次表演機會,老朋友田華也鼓勵她不要放棄。從當年紅遍天的女主角“二妹子”,到眼下當一個沒有一句臺詞的群眾演員,可謂是極大的落差,陶玉玲卻平靜地面對,並開始精心地準備這個“女遊擊隊員”。來到現場時,得知自己隻有一個“女遊擊隊員切面條”的鏡頭。 再展風采從1964年出演《霓虹燈下的哨兵》的春妮後,她已經離開瞭銀幕整整14年,在表演和年齡上都沒瞭優勢。陶玉玲決定“打掉自己的自尊心,一切從零開始”。試鏡頭之前,她特地找到瞭化妝師劉虹,請她幫助自己選造型。定好造型後,她的心踏實瞭許多。來到現場時,她得知自己其實隻有一個“女遊擊隊員切面條”的鏡頭。雖然極其簡單,她卻絲毫沒有怠慢。從小在南方長大的陶玉玲從來沒有切過面條,於是她立刻向在場的北方人認真學起瞭這項手藝。——陶玉玲“切面條”的鏡頭雖然很短暫,卻讓嚴寄洲導演非常滿意,很快陶玉玲又得到瞭嚴導演給的另一個角色。雖然還是一個戲份不多的群眾角色,她仍然一絲不茍地表演每一個動作,最終也獲得瞭導演的滿意。44歲的陶玉玲終於從群眾演員的角色中站瞭起來。這以後,她接連參加瞭《二泉映月》、《如意》、《明姑娘》等多部影片的拍攝。在董克娜導演的電影《歸宿》中,陶玉玲大膽超越自我,一人飾演瞭跨越兩代人的母女角色,和吳天明導演合作的影片《沒有航標的河流》獲得瞭美國夏威夷最佳影片獎。陶玉玲還參加瞭《共和國往事》、《上將許世友》等多部電視劇的拍攝。憑著“一切從零開始”的信念,陶玉玲在表演道路上終於開始瞭新的起點,她接連塑造瞭一個又一個別具風格的質樸、善良的中老年婦女形象,又一次開創瞭自己的藝術表演道路。2015年02月17日,陶玉玲在2015央視春晚上,演繹開場《四世同堂合傢歡》。 人物軼事面對突然襲來的疾病,陶玉玲在日記中寫道:“要拼搏求生,不能坐以待斃……”1993年11月,一次體檢查出的病情,讓正在拍攝電視劇《蹚過男人河的女人》的陶玉玲抱憾離開瞭劇組。她被查出口腔上顎發生瞭惡性腫瘤,是癌癥,必須住院,她從此走上瞭10年的抗癌之路。面對突然襲來的疾病,陶玉玲在日記中寫道:“要拼搏求生,不能坐以待斃……”也許是做演員的本能,在她的心中還有一個強烈的意願:不要從面部切開做手術,這樣才能不毀容。她堅持自己這個強烈的願望,並告訴瞭醫生。這是陶玉玲在10年的抗癌路上,向病魔發起的第一次挑戰。她的堅決感動瞭醫生,根據她的意願,醫生為她實施瞭口腔內的手術,並最終獲得瞭成功。陶玉玲回憶說:手術非常成功,很多人都不敢相信,我會恢復得那麼好。但是我心裡卻非常清楚,我最大的收獲還是在心底裡對疾病有瞭新的認識。手術後,除瞭積極治療、配合吃中藥外,她還堅持做“吸吸呼”有氧健身操。說起做“吸吸呼”來,陶玉玲一臉輕松的樣子,其實這是需要很大毅力的,她每天都要做六七個小時,而且從醫院做到瞭傢裡,堅持瞭很長時間。10年漫漫的抗癌路,陶玉玲帶著她的“吸吸呼”健身操和藥罐子,參加瞭一部部電影的拍攝,死神早已被她遠遠地甩開。 抱病演出1994年,陶玉玲手術後剛剛4個月,就參加瞭她病前出演的電影《炮兵少校》的放映活動。當時她的身體還沒有恢復過來,渾身沒有力氣。但是在愛人的鼓勵下,她還是讓人攙扶著走進瞭電影局的活動現場。不久,她拍攝瞭病後的第一部電影《煩惱傢庭》,後來就是一部接著一部。她一邊堅持服中藥治療,一邊拍戲。陶玉玲回憶說,那時候她每半個月去一次醫院。早上4點多起床,稍事活動鍛煉後,穿過總政幹休所寬闊的東院,乘104路公交車去北京中醫院,每次拿14服中藥。有時為瞭拍戲,她也會跟大夫說,能不能開一個月的藥……她向病魔發起的挑戰成功瞭。10年漫漫的抗癌路,陶玉玲帶著她的“吸吸呼”健身操和藥罐子(為瞭在拍戲時不給別人添麻煩,她還帶瞭一個可以插電源的藥罐子),參加瞭一部部電影的拍攝,死神早已被她遠遠地甩開。2004年,陶玉玲終於徹底恢復瞭健康,“二妹子”的頑強與拼搏,讓她創造瞭又一個醫療上的奇跡。她也有一個遺憾,那是在她恢復健康後,上海電視臺準備重拍一部“明星版”的話劇《雷雨》,主演焦晃力邀陶玉玲出演“魯媽”。她是話劇演員出身,所以再返話劇舞臺,一直是她的夢想。但因為手術後不能分泌唾液,要不斷喝水,在話劇舞臺上,這幾乎是不可能的。輾轉反側,陶玉玲還是拒絕瞭這個角色,心裡真是遺憾極瞭。她說:我願意把每一個給主角配戲的“媽媽”都演出彩兒來。 老年角色陶玉玲在各類影視劇中塑造瞭越來越多的母親形象。雖然扮演的都是劇中主角的“媽媽”,但她卻是大傢公認的“大眾母親”。她出演的電影《任長霞》獲得瞭華表獎。她在片中扮演的任長霞母親的角色,又獲得瞭第15屆金雞百花獎最佳配角提名獎。熒屏上,她出色的表演讓人感覺是那樣純熟、質樸。生活中,她和藹的微笑讓人感到瞭熱誠、親切,所以她走到部隊,戰士們都親切地喊她“媽”。她還有周裡京、尤勇、濮存昕、倪萍等眾多的“兒子”和“女兒”,他們見瞭陶玉玲,都要深情地先喊上一聲“媽”。對於“兒女”們的深情,陶玉玲在開心自豪的同時,心中又萌生瞭向老年角色挑戰的想法。她說:我願意把每一個給主角配戲的“媽媽”都演出彩兒來。

小鴨影音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小鴨影音只提供web頁面服務,並不提供資源存儲,也不參與錄製、上傳
若小鴨影音收錄的節目無意侵犯了貴司版權,請發留言(我們會在3個工作日內删除侵權內容,謝謝。))

Copyright © 2020 小鴨影音

首頁

電影

連續劇

綜藝

動漫